产品搜索
首页-麒麟城注册-首页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9-05-27 06:11:1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     火车站这片是阿龙的责任区,平时,阿龙就是和这些无牌无照、胡乱占道的小贩斗智斗勇的。而老四是这些小贩中最滑头的一个,多次和城管队伍交锋,可总能在关键时刻从他们的眼皮下溜走。
主管qq18037 阿龙是个城管队员。这天他休息,正巧有个外地的朋友来这座城市出差,想顺路看看阿龙。阿龙赶忙打的去火车站接朋友,可到了火车站才发现自己走得急,口袋里一分钱都没装。这可怎么办?就在阿龙不知所措的时候,他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老四。
  
  火车站这片是阿龙的责任区,平时,阿龙就是和这些无牌无照、胡乱占道的小贩斗智斗勇的。而老四是这些小贩中最滑头的一个,多次和城管队伍交锋,可总能在关键时刻从他们的眼皮下溜走。
  
  见了老四,阿龙眼睛发亮,也顾不上面子了,直接追上去喊:“老四……老四……”
  
  老四一见阿龙,头也不回,推着三轮车就跑。
  
  阿龙在后头边追边喊:“老四,等一等!我有事找你,今天我休息,不上班!”
  
  要不说老四是滑头呢?跑着的时候嘴里也不老实:“哼,甭骗我,别以为你脱了‘马甲’我就不认识你了!”
  
  “我真的有事……”阿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。
  
  就在此时,的哥也追了上来:“嗨,你还没给钱呢!站住……”
  
  老四不时回头看看,发现阿龙面色尴尬,而且后头还有个面生的人在死命追赶阿龙,想来是真有什么急事,于是便停顿了脚步。
  
  阿龙气喘吁吁地来到老四面前:“哎呀,你跑什么呀?”
  
  “废话!你是城管,我是小贩,不跑,等死呀?”
  
  阿龙口气突然变得柔和起来,还带着点不好意思:“老四,你……能不能借我点钱?”
  
  “借钱?”
  
  “我后天上班就还你!”
  
  “城管向小贩借钱?!”
  
  “我打车来火车站接朋友,没带钱……”
  
  老四看着远处赶来的的哥,相信了阿龙的话,也想在阿龙面前买个好,好让他以后“照顾照顾”自己,就递给阿龙一百块钱和一瓶饮料:“喏,这饮料是我请客,钱是借你的!”
  
  
  看着怒不可遏的队长,阿龙心想,解释什么?说我去火车站接朋友,没带钱,向老四借了一百,然后还他时,他死活不要?这样毫无技术含量的解释,队长能信吗?阿龙低头思索了好久,终于对队长说:“我是被冤枉的。请队长相信我,一周之内,我一定让真相大白。”
  
  “要是超过一周,你还没给我、给城管大队一个合理的解释呢?”
  
  “那我就从城管队伍里滚蛋!”阿龙梗着脖子答道。
  
  队长见他似有几分把握,口气也就缓和了下来,叹了口气道:“还有更糟糕的呢。本市的一档民生类电视节目对这个事件进行了报道,虽然给你脸上打了马赛克,但还是有些市民在网上发帖子,想对你进行人肉搜索,所以,你要好自为之。”
  
  离开单位,阿龙想了一路,找老四出面,在媒体面前把真相说出来?不行,媒体和大众肯定会认为是小贩迫于城管部门的压力,才出来做假证的。另外,这样子明着地去找老四,肯定不行。且不说老四身边或许埋伏了不少大小媒体的记者狗仔,要是让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认出来,还不是一顿拳打脚踢呀。突然,一个灵感冒了出来,“有了!”阿龙自言自语了一句,然后回家准备去了。
  
  到了晚上,阿龙套了件肥大的风衣,戴了顶大帽子出现在火车站老四经常摆摊的地方。阿龙坐在马扎上,面前铺了一张红布,上面是琳琅满目的布偶、钥匙链一类的小商品。阿龙偶尔叫卖一两声,但大多数时间是东张西望,他是想伪装成小贩,神不知鬼不觉地和老四“接上头”,向老四打听一下情况,然后二人可再商议对策。
  
  可是,阿龙左等右等也没等到老四出现,最后他等不及了,压低了帽子开始在火车站里搜索,但仍毫无收获。不死心的他第二天白天又装成游客在火车站寻找老四,依然未果。如此循环了四天,阿龙几乎没有休息过,可是老四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  
  就在此时,城管勒索小贩事件又有了进展,原来是城管大队的官方微博发声明了,说阿龙并不是城管大队的队员,而是一个临时工!
  
  3。柳暗花明又一村
  
  阿龙怒气冲冲的来到队长办公室,想要讨个说法,谁知队长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,反而问道:“阿龙,你没看昨天的《正午新闻》吗?”
  
  阿龙心想,自己为了找老四,都好几天没睡觉了,哪还有工夫看电视?
  
  “你过来,好好看看吧!”
  
  阿龙凑到电脑前,只看了一眼,就差点晕过去,新闻题目是:“白天堂堂正正是城管,晚上偷偷摸摸做小贩”。阿龙装扮成小贩的照片居然被一张张拍了下来,还配了细致的解释,甚至连那些布偶、钥匙链是阿龙在哪几个小贩那里没收的,都分析得头头是道。再往后,有人发现这个“城管小贩”和上次向小贩索贿的城管有些相似,于是将两张照片进行了缜密的对比,最后得出结论:二者是同一人!所以,队长只好用“临时工”这个说法来堵悠悠众口。
  
  此时的阿龙已经说无可说、辩无可辩,他心灰意冷地走出了城管大队。
  
  简单休息了几天后,阿龙又在火车站摆上摊了。这次倒不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,而是为了信誉,说要还老四钱,就一定还。
  
  阿龙刚摆好摊,老四就推着车走了过来。一见老四,阿龙赶紧招呼:“老四,您这几天死哪儿去了?”
  
  老四见了阿龙,脸上的表情很复杂,好像夹杂了愧疚:“兄弟,你的事我知道了。唉,我老家有事,回去了几天,可没想到一回来就成了这个样子。我在城管大队门口转悠了好几次,想向你们领导解释一下,可就是不敢进去,我毕竟是小贩呀。又去电视台,一个实习模样的小姑娘接待了我,说现在城管的事兒不算什么热点了,他们把精力都放在了一中的男校长和女学生身上,所以……”
  
 
 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2 杭州某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 源码基地 提供